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415:不择手段也是手段
    “别急着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咱两先好好聊聊。这个人,是你的母亲,她有着惊人的做生意的天赋,是天生的做生意的料。记得十三岁那年,我带着你母亲到公司里去玩,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转着转着就跑到财务部去了,然后一个人算出了那一年的财务支出和收入,发现了一笔不小的漏洞。”

    “很震惊吧,我当时也很震惊!后来我又对她测试了几次,发现她不光在财务上十分敏感,在做生意上,也是有着惊人的天赋的。她总是能看出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问题,她做的很多决定,你当时或许无法理解,但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发现,那简直是天才之举!”

    “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希望和未来,看到了柳市集团的光辉。可这一切,都在你父亲出现之后,破灭了。”

    柳啸天说着说着,底下了头,直到现在,想起女儿柳诗雨,他依旧感到惋惜。

    他在心痛失去柳诗雨这么一个天才女儿,不是在心痛失去柳诗雨这个女儿!

    所以,他到底是更在意柳家的发展,还是更在意自己的女儿?

    答案是,前者!

    否则,他不会这么多年不原谅庞金川,不会在柳诗雨重病的时候不去看她一眼,更不会连女儿的葬礼,都不愿意参加。

    他所谓的惋惜,都只是在惋惜失去了一个可以让柳家原本更繁荣昌盛的工具罢了!

    “是,你说的没错,我惋惜的,是柳家失去了一个天才女儿,这有哪里不对吗?倘若你母亲当年没有被你父亲迷惑了双眼,没有跟着你父亲固执地离开豪城,柳市集团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作为柳家的女儿,父母生她养她那么多年,她难道不该回报父母吗?”

    呵呵!

    庞飞笑了!

    在柳啸天的眼中,柳家的儿女,都只不过是一种工具罢了。

    柳诗雨如此,柳鑫柳森如此,没有人能逃脱这种命运!

    “你跟我说这么多,还是在责怪我父亲?”

    “不,我说这些,是告诉你,你跟你母亲一样优秀,你们都具有做生意的才能。当年我错过了你母亲,现在,好在有你,这或许就是你母亲对我的一种弥补吧,她心里,还是有对我这个做父亲的一份亏欠的。”

    笑话!

    母亲凭什么要亏欠他的?又为什么要弥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和权利,谁也不是谁的附属品,任何人都没资格这样说!

    庞飞不是代替母亲来还债的,他只是来救父亲庞金川的。

    现在他成功地战胜了柳家三兄妹,按照当初的约定,他现在就有资格带父亲离开这里了。

    “离开,你要去哪里?回蓉城去?做你的小本生意?庞飞,你真的甘心这样一辈子默默无闻吗?”

    为什么不甘心?

    “我没有你那样的野心,你想要的是丰功伟绩,而我只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这就是庞飞的想法。

    柳啸天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十分不能认同庞飞的这种观点,“男儿应该志在四方,怎么能只局限于眼下的满足呢?你是柳家人,你身上流着柳家人的血,我们柳家人,是绝不允许平庸之辈的存在的。”

    绝不允许平庸之辈的存在?

    那柳鑫柳森包括柳诗文呢,他们哪一个不是平庸的存在?

    若是不平庸,柳啸天又何必病急乱投医连这个一向不被他看好的外孙都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不放?

    “他们都是一些混账东西,根本不配称之为柳家人。”

    庞飞苦笑不已!

    原来这是不是柳家人一事,跟血缘没有关系,不过是柳啸天的一句话罢了。他说是那便是,他说不是那便不是了。可笑,真是可笑!

    庞飞无心再留下来听他说那些话,不过他要强调一下,“我姓庞,不姓柳,我是庞家人,不是柳家人。赌约现在已经结束,我要带我爸离开了,希望咱们永远不会再相见。”

    “站住!”柳啸天气恼不已,“你可知道我现在跟你说的这些,你大舅二舅小姨他们求之不得,你怎么还……”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你给我的东西,我都不稀罕。”

    “你……”整个柳市集团都要拱手送给庞飞,他居然还不稀罕?

    怕不是不稀罕,是这小子心里憋着一口对柳家的气,不愿意帮自己罢了。

    不管怎样,现在柳市集团唯一的希望,就是庞飞了,柳啸天绝对不可能让庞飞这般轻易离开!

    “你父亲是不会跟你一起走的。”柳啸天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温情牌庞飞不吃这一套,那他就只好来硬的了。

    庞飞瞬间来气,“怎么,你还想非法拘留不成?”

    非法拘留倒也不会,不过是提前留了一手罢了。

    将庞金川的合同丢给庞飞,“你自己看看合同里面的条款。”

    惊觉事情不妙的庞飞赶紧拿起合同,只见在年限一栏,居然写着终身二字。

    这哪里是什么合同,分明就是卖身契!

    怕是柳啸天在利用庞金川牵制庞飞之时,就想到了这一招!

    阴险,实在是太阴险了!

    “你太卑鄙了!”外人眼中德高望重的一代枭雄,居然也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实在是叫人不耻!

    庞金川告诉他,这不叫卑鄙,这叫不择手段!

    做生意之人,就是这样!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每一次博弈,都是一次血腥的厮杀,你不用手段,自有人用手段来陷害你。

    “外孙,你还是太嫩了点,外公就当是帮你上一课了。”

    多说无益,庞飞也懒得跟这种卑鄙小人浪费口舌。

    老宅门口,时峰和贼五等了好长时间,终于见着庞飞出来了。

    “庞哥,那老头子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他还是为难你了,我看你这脸色好像不太好啊!”时峰不无担心地问。

    庞飞气到心口发堵,不愿说话。

    贼五眼尖的很,用胳膊肘顶了顶时峰,示意他别问了。

    “那这机器人怎么办?”时峰小声嘀咕。

    这东西可是庞飞找了人从别的地方借来的,似乎当初还达成了什么条件还是怎么的,这东西要还回去也得庞飞去还,不然二人也不会一直抱着这小家伙在门口等着了。

    庞飞接过小机器人,让时峰和贼五先行回去。

    “咱两真不要跟着去看看?”时峰还是有点不放心。

    贼五说,“跟什么跟,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你还怕他被人拐跑了。走吧,这豪城咱两还没好好转转呢,听说前面不远处就是酒吧一条街,过去看看去。”

    一提起酒吧,时峰瞬间来了精神,很快就把庞飞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庞飞带着小机器人来到某实验大楼,这东西,可就是从这里借出去的。

    当初借这小家伙的时候,跟冷先生达成了一个协议,事后庞飞跟冷先生坐下来好好地聊一聊吃一顿饭!

    这不,冷先生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就等着庞飞出现呢。

    “今儿个咱们哪也不去,就在这里摆上一桌。你看,好酒好菜好肉好喝的,我全都弄好了,快来块来,坐下来咱们慢慢聊。”

    想不到这实验大楼里还有如此清净典雅的地方,周围是流光溢彩如梦如幻一样的场景,映照着眼前桌子上的饭菜也是色彩斑斓的,看着就十分有胃口。

    既然答应了人家好好地吃一顿饭,庞飞自然说到做到。

    况且,这次的事情要是没有冷先生的帮忙,也不会进展的这么顺利。

    那些资料信息等等,也都是冷先生帮忙找人提供的,就事论事,庞飞的确要敬冷先生一杯。

    “好好好,来,走一个。”冷先生对于庞飞,似乎向来是来者不拒。

    “冷先生,这次的事情很感谢你的帮忙,但我丑话说在前面,你帮我,我答应你的条件,咱们这是互利互惠,倘若你要提别的要求,我劝你还是免了吧。”庞飞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把态度挑明了。

    “不说不说,咱们今天不说别的,就是单纯地吃顿饭聊聊天。你看,我这不什么也没准备嘛,你就安心地喝酒安心地吃就是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真让庞飞安心吃饭喝酒,还真是有点难。

    瞧这冷先生的眼神,一直怪怪的,哪里像是已经放弃了那件事的意思。

    庞飞实在是坐立不安,“冷先生,这饭也吃了酒也喝了,咱们的合作算是完成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告辞!”

    “哎,等等,等等……”冷先生忙将庞飞拉了回来,“我都说了不谈那件事了,你怕什么啊。坐下坐下,我还没正式开始跟你聊天呢。”

    聊天还分正式开始不正式开始的?

    庞飞已经预感到了,今天的这顿饭,一点也不比以前的轻松。

    “冷先生想聊什么?”

    “聊聊你……聊聊你家里人……诶,我听说你父亲以前也是军人,改天有机会让我跟你父亲也聊两句。你小学在哪里上的学?初中呢?高中呢?你几岁当的兵啊……以前都去哪里参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