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命中注定
    轻轻的一挥手,青冥剑出现在陆笙的面前。而当这一幕出现在在场的众人面前的时候,世界突然间变得好安静。

    陆笙本没有剑,这是所有人都看着的。但陆笙却一挥手凭空招出了剑。这是什么画面?唯美,绚丽,又充满着玄幻。

    法诀掐动,青冥剑瞬间暴涨了二十倍化作一块巨大的冲浪板。巨大化的青冥剑之上散发着绚丽的宝气,陆笙轻轻一跃跳上飞剑。

    双手负在身后,仙剑化作流光,瞬间消失不见。

    踏剑御风上九霄,挥剑如雨诛邪妖。这才是绝世剑仙的风采。

    而在京城外的空地上,看着陆笙踏剑而去的众人,无论是玄天府还是被缉拿的云泽侯爪牙,或者是远处吃瓜的百姓,竟齐齐的扑通一声,跪了。

    御剑飞行的速度,根本不是凌空飞度所能比拟的。站在飞剑上面的人似乎完全不受空气阻力一般,这一刻,陆笙就是飞剑,飞剑就是陆笙。

    控制飞剑加速加速,不知不觉竟然冲破了音障炸开了一团浓烈的白烟。

    齐州群山之中,空间出现一道涟漓。

    两个身影从空间中踏出,云泽侯捂着嘴突然扶着悬崖峭壁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在异度空间穿梭,没有一定的实力根本无法承受。纤云都先天巅峰半步道境了,被陆笙带了八百里出来之后也是吐得昏天暗地。

    云泽侯的实力还远不如纤云,一路上都吐了三次了。

    “舅姥爷,我不行了……不能再这样赶路了……在来一次,我可能会死啊……”

    “忍忍吧,只有到了社稷学宫才安全,再赶一次路就差不多了。”

    “不行了……我现在眼前除了星星就是漆黑。舅姥爷,陆笙又不知道我们去了哪,没必要这样吧?”

    “天大地大,我们能躲得的地方也就那么几处,陆笙不可能想不到我们会躲去社稷学宫,还是早点……”

    话,突然顿住。

    张少秋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

    “舅姥爷……怎么了?”

    “陆笙不愧是陆笙……他来了。”

    “他来了?”云泽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慌,哪怕背后多么嘴硬,甚至扬言中多么的轻视陆笙,真当要面对陆笙的时候,云泽侯的心底也只能被恐惧支配。

    “轰”

    一道流光炸破天空,在看到星辰璀璨的瞬间,狂暴的气浪已经席卷大地。

    烟尘升腾,又迅速的消退,白云之巅,一道脚踏巨大飞剑的身影从天空缓缓的落下。

    陆笙抱着手臂,身后的紫色披风如火焰一般舞动。

    “让你们先跑八百里,却才跑到这……张先生,年纪大了就别乱跑。”

    “陆笙!可否放我甥孙一条生路?”张少秋没有半点身为超凡入圣高手的孤傲,因为在陆笙面前,他没有半点骄傲的资本。哪怕,他的背后靠着社稷学宫。

    “路在自己的脚下,走生路还是死路是自己的选择。我也想放云泽侯一条生路,可云泽侯偏要走死路。怨不得我。”

    “哪怕看在社稷学宫的面子上?”张少秋说这话的时候,腰背已经挺直,一身气势,汹涌澎湃而出。

    “本官在半年前与鲁夫子一面之缘,与君不器宫主携手御敌,我曾与东皇太乙两位前辈把酒言欢。

    社稷学宫的面子,本宫是要给的。但本官敢问,你是谁?你代表得了社稷学宫么?”

    张少秋表情愕然,瞬息间,一张老脸涨得通红铁青。

    身为社稷学宫的院士,在社稷学宫被众弟子尊称一声先生。却被人当面质问,你代表得了社稷学宫么?脸,好疼!

    但是,现在在求人啊,就算再想发怒,张少秋也强行压了下来。

    张少秋缓缓的抬手,一根漆黑的戒尺出现在张少秋的手中。

    “久闻天外谪仙武道修为通天彻地,年纪轻轻已经问鼎天下,但终究逃不过年轻气盛。”

    “这话说得……”陆笙冷冷一笑,从飞剑之上一跃而下,“本官心底一直有一个疑问,张先生既然能破镜超凡,这武道心境应该能明白是非曲直。

    你明知云泽侯所作所为伤天害理却依旧执迷不悟的助纣为虐。本官很想知道,你是咋想的?”

    “老朽破镜超凡之时已经百岁,纵然有社稷学宫之助破镜已是渺茫。但在我深陷问道之路之时,拼着一口信念才强撑着走过问心之路。

    我七岁丧父,九岁丧母,与小妹相依为命孤苦无依。小妹为我吃过你难以想象的苦,我一生亏欠小妹之多,三生三世也还不清。

    因为恩情未尽,不甘就此轮回,故而上苍怜我,给我再生甲子还尽恩情。然小妹此生只留下云晓这一条血脉,若不能护他无恙岂能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小妹?此乃老夫之道,就算被万人唾弃,老夫亦无怨无悔。”

    “呵……天道准你破镜,无非是看在你心存至情至性的情分上,而不是看在你是非不分,对错不明之上。你竟然以小恩义而忘大是非,就算本官不收你,天也会收你。罢了,本官没心情和你打嘴炮。

    只问你一句,云泽侯本官要带走,你让还是不让?”

    “老夫要护他周全,你要拿他,那边先拿下老夫。”

    “虚空之境,恭迎大驾。”

    一声巨响突然间炸开,周围的世界化作片片雪花飘散。在陆笙和张少秋的眼前,突然间出现了一个虚无的世界。而在云泽侯的眼中,陆笙和张少秋却突然间不见了。

    “舅姥爷……你在哪啊?”云泽侯试探的叫了一声,没有回应之后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瞬间,脚底抹油向远处逃去。

    “陆大人,我这把戒尺打过许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后辈手掌,被打过的人都说痛彻心扉,陆大人还是要试试?”

    陆笙直接翻了个白眼,发觉掐动,空中的青冥剑瞬间化作流光向张少秋袭去。

    流光之快,超乎张少秋的想象,慌忙之间举尺打来。

    一股巨力传到手掌之中,张少秋心中骇然,飞剑的速度极快,力量更是非同小可。轻轻一下,手中的戒尺险些都拿不稳。

    说起来张少秋毕竟不是职业战士,武功修为倒是在,但战斗经验却也就那样。换做境界低的,张少秋无往而不利,但要遇到同级别的,估计是个超凡入圣之境都能在他身上早点优越感。

    这么一次试探,陆笙就差不多已经摸透张少秋的水平了。

    懒得叽歪,手中法诀掐动,青冥剑瞬间幻化出八道流光,每一道流光都快如闪电。一道流光,张少秋已经很吃力了,八道流光以同等的速度攻击,用一个画面形容就是摧枯拉朽。

    叮叮当当

    一阵激烈的交击之后,张少秋手中的戒尺脱手而出消失在虚空之中。

    八道飞剑,悬浮在张少秋的面前。不到三十息,胜负已定。

    “张少秋,本官问你,南山村外那座大山,是否是你推到的?”

    张少秋脸上满脸色,明明应该境界相同,为何真实交手起来却有如此大的差距?正在思考这问题,陆笙的话仿佛响雷一般炸响在耳边。

    “陆大人何必明知故问呢,到了这份上,老夫无狡辩的余地了。陆大人,老夫有护他万全之心,纵然不是陆大人的对手也还请陆大人好好休养一阵吧。”

    话音落地,一道狂暴的灵力震荡从张少秋的身上荡漾开去。陆笙脸色一变,心底瞬间警觉。

    “刺啦”

    八道仙剑几乎同时绽放出刺眼的白光,电弧交织,化作一张巨网。

    看着在电弧之中渐渐飞灰湮灭的张少秋,陆笙轻轻一叹,“执迷不悟到这等地步,你是第一个。”

    “嗡”突然,脑海中传来一阵震动。

    “是否将罚恶奖励转化成功德?”

    “否!”没有迟疑,陆笙选择了否,瞬间,脑海中出现一道白光,两张卡片悬浮在精神识海之中。

    陆笙轻轻踏出一步,周围的空间彻底变换。再一次回到了齐州边境处的山谷之中。眼睛扫视一圈,却没有发现云泽侯的踪迹。

    溜了?

    但下一瞬间,陆笙的脸色猛然间大变。竟然感应不到云泽侯的所在。

    自己种在云泽侯身上的精神锁定竟然消失了?刚刚还有的啊。

    精神锁定的消失只有三种可能,一种被抹除,一种人已经死了,第三种是遁入到异度空间之中。

    而且,以陆笙的修为种下的精神锁定,至少要道境巅峰的修为才能抹除。云泽侯一个先天弱鸡,怎么可能?

    难道来了个高手吧云泽侯救走了?陆笙怀着猜测,搜寻着云泽侯留下的蛛丝马迹。

    很快,陆笙发现了云泽侯慌忙逃跑留下的足迹。刚刚走过拐角,陆笙却又顿住了脚步。

    眼前的一幕,不知道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还是运命故意的安排。

    云泽侯的确死了,而且是在奔跑的时候直接被张少秋脱手而出的戒尺给砸死的。戒尺深深的插入云泽侯的脑门之中,脑袋已经稀烂了。

    张少秋说,这枚戒尺打过很多年轻后生的手掌心,但他最后一次打的,却是他最该打的人。

    身为云泽侯的长辈,在云泽侯犯错的时候非但没有制止,还主动作为帮凶。张少秋虽然为了自己的承诺,但他的所作所为得不到半点的同情。

    这,应该就是因果报应吧?

    一挥手,将云泽侯的尸体卷起,身形再次冲天,御剑向京城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