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这就叫识趣(第一更)
    从金陵到江阳市并没有直达的飞机,向南和江易鸿两人需要先坐飞机到羊城,然后再转汽车,才能抵达江阳市。

    “到了羊城,‘南海一号’博物馆方面,会派车子来接。”

    在汽车上睡了一觉,上了飞机之后,江易鸿又变得精神了起来,他笑道,

    “这次的任务,可能有些艰巨,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看了看向南,又说道,“出门在外,毕竟不是在家里,所以你在修复文物的时候,还是要悠着点,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就不要冒险。”

    “嗯,我知道了,老师。”

    向南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不用那么严肃,我也就是说说。”

    江易鸿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对你,我还是很放心的,我不放心的,是团队里的其他那些人。”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眼高手低的人,到哪里都会有。”

    向南没有说话。

    在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里,他也只是和小乔、老戴两个人接触得比较多一些。

    至于其他修复室的人,他也只能算是认识,要说了解,那是一点都谈不上。

    这次过来的人里,他也只跟老戴比较熟悉了。

    老戴只是做事拖拉一点,眼高手低倒是没有的。

    那老师说的,一定是其他修复室的人。

    “行了,不说这个了。”

    江易鸿伸手轻拍了几下向南的肩膀,笑道,

    “到羊城还得两个来小时呢,你也眯一下吧,我看会儿书。”

    “好,有什么事,您喊我。”

    向南其实想玩几把游戏的,不过在江易鸿面前玩手机,总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他想了想,只好将眼罩戴上,靠在座位上,脑子里却是各种念头丛生。

    也不知过了多久,飞机忽然一阵颠簸,向南猛地一下惊醒了过来,他一把拉下眼罩往窗外看了看,飞机正在飞快地往下方的一个机场降落。

    他一下子晃过神来,羊城国际机场到了。

    “我居然真的睡着了。”

    向南笑着摇了摇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精神饱满,浑身都充满了力气。

    他这段时间尽管没怎么出门,却天天忙着修复古陶瓷,又要操心文物修复工作室的事,实际上,比一些上班族都要累多了。

    他左右看了看,眼角的余光却发现,坐在身边的江易鸿,正紧闭着双眼靠在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此刻正歪歪扭扭地搭在前座的椅背上,将落未落。

    向南想了想,伸手轻轻地将那本杂志从江易鸿的手里抽出来,刚一动,江易鸿的眼睛就睁开了。

    他一眼看到向南,先是恍惚了一下,紧接着反应了过来,笑道:

    “老了啊,刚拿起一本杂志看了几页,就睡着了。”

    他接过向南手里的杂志,一边将它放回原位,一边问道,“到羊城了?”

    “到了。”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一会儿就该下飞机了。”

    江易鸿看了向南一眼,笑眯眯地说道:

    “嗯,该是你表演的时候了,这里将是你最大的舞台!”

    ……

    一个小时后,江易鸿和向南便出了机场出口处,老远便看到一个年轻人手里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江易鸿”三个大字。

    江易鸿和向南两个人正打算往那边走过去,一个身穿西服、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就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

    他伸出双手,一把握住江易鸿的手,一脸热情地说道:

    “江教授,可把您给等来了,您要是不来,我这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中年人名叫杨志宁,是“南海一号”博物馆副馆长,主要负责“南海一号”古沉船发掘出来的残损文物修复工作。

    这一次,也是他亲自出面,把江易鸿的古陶瓷修复团队邀请来帮忙的。

    “杨馆长,客气了。”

    江易鸿晃了晃杨志宁的双手,笑道,

    “’南海一号’博物馆里,可是卧虎藏龙,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

    “南海一号”博物馆,是在发现“南海一号”古沉船之后,才开始投入巨资兴建的,并于2009年12月底正式开馆。

    博物馆在兴建之时,就从全国各地抽调了大量的水下考古专家和人才,文物修复的人才自然也不在少数。

    杨志宁的话,只是客气客气罢了,谁要是当真,那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哈哈,江教授可是国内古陶瓷修复第一人,我们博物馆的修复师们,都盼着您来指导工作呢!”

    杨志宁又客气了几句,这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江教授,咱们先上车再说?”

    “好。”

    江易鸿点了点头,一脸笑意地跟着杨志宁往外面走去。

    杨志宁又朝江易鸿身后的向南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这才转身快步朝前带路。

    几个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之后,杨志宁这才说道:

    “江教授,从羊城到我们博物馆可不近,开车要四个多小时,到了那边都下午了,咱们先在羊城这边休息一下,吃过了午饭再走吧?”

    江易鸿笑道:“客随主便,这些事,杨馆长安排就好了。”

    “好,那我就做一回主。”

    杨志宁哈哈一笑,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一个黑瘦的中年男子,给江易鸿介绍道,

    “江教授,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的主任罗建聪。”

    说着,他又指了指之前举牌子的年轻人,说道,“这位是古陶瓷修复中心的修复师毛学文。”

    罗建聪看上去有些不苟言笑,听到杨志宁介绍他之后,干瘦的脸上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干巴巴地说道:

    “江教授,欢迎您来指导工作!”

    江易鸿摆了摆手,笑道:“罗主任客气了,咱们互相学习。”

    那位年轻修复师毛学文倒是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两位领导在前,他也知道没自己说话的地儿。

    做人啊,就是得清楚自己的位置,要不然,别人就会让你没位置。

    就像江易鸿江教授身边的那个小年轻,人家不也是全程噤声,一言不发吗?

    这就叫识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