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有喜
    苏云朵身形看似有些瘦弱,身子骨却一向还算不错,陆瑾康自认识苏云朵以来,还真没见过她有什么病痛,今日突然见她呕吐不住,着实被吓得不轻,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其他人自然也被苏云朵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惊着了。

    陆老太太、苏洁婷和宁氏反倒是最为淡定的了,她们到底都是怀过孩子的,也只愣了片刻,心里也就有了猜测,三个人互相对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看出各自心中所想。

    既然心里有了猜测,自然不可能像陆瑾康那般惊惶失措,顺便还阻止了得到陆瑾康吩咐要跑出去请大夫的白葵,大过年的,却哪里找大夫?

    自家就有个小大夫,学了四、五年医,诊了喜脉还是完全能够作胜任的。

    先时正起哄着要与陆瑾康碰杯的苏泽臣,在苏云朵跑出门的第一时间,就紧跟着陆瑾康来到苏云朵身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搭上苏云朵的手腕,不多时脸上就露出一丝狂喜,这让一直注意着这边动静的陆老太太几个心里就更有底了。

    苏云朵这哪里是生了病,明明就是有喜,怀上孩子了!

    这小夫妻到底年轻,特别是苏云朵,今日问她的时候,还告诉她们半月前刚来过癸水,只是量少时间短。

    当时听苏云朵说这话的时候,她们心里是有些疑惑的,只是苏云朵的癸水来得迟且不太稳定,这才疏忽了,没想到惊喜来得如此突然,此刻她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有些妇人怀孕初期,的确会有苏云朵这样的情况,只是那不能算是癸水,至于算什么,她们不懂医还真说不上来。

    苏云朵很爱吃鱼,更喜欢吃剁椒鱼头,今日却因为一盘剁椒鱼头吐成这样,心里也有了猜测。

    前世的本科护理专业可不是白读的,苏云朵自然不知道有少数的女性在怀孕后仍然会按原有的月经周期,在该来月经的时候出现流血现象。

    只是出血量很少,血液的颜色也比较淡,而且天数比较短,这种月经称为妊娠月经,不是真正的月经,可能是受精卵着床后的一些生理反应。

    如今回想起来,半个月前的出血现象可不都符合这个受精卵着床后的反应,偏她却疏忽了。

    待苏云朵用水漱了口,被陆瑾康半扶半抱着安置在和安居的上房的软榻上躺下,陆瑾康白着脸又是询问苏云朵此刻的感觉,又是催促大夫,显得很有些手足无措。

    “夫君莫急,我只是突然闻不得鱼腥味,并无大碍,这大过年的,你让人去哪里请大夫?你且先让开些,让臣哥儿先替我诊诊脉即可。”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光,苏云朵的心口虽然还有些发闷却觉得舒坦多了,看陆瑾康慌得失了颜色,伸手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抚道。

    陆瑾康这才算稍稍冷静了些,回头正好对上被自己挡在身后直撇撇嘴的苏泽臣,忙侧了侧身,让苏泽臣得以来到软榻前给苏云朵诊脉。

    虽说苏泽臣过了年也不过才十一岁,却已经分别跟着孔老大夫和他的两个儿子学了差不多五年医,陆瑾康自然知道这小子聪明,学什么都很快,一般的病已经难不倒他了。

    今日去外面的确不一定能请到大夫,就算让人跑去孔府请人,今日孔太医兄弟也不一定就在府里,倒不如让苏泽臣先给苏云朵把把脉,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外面的时候,苏泽臣已经替苏云朵搭过脉,虽说当时的时间短,却已经有了初步的诊断,此刻再替苏云朵诊脉只为确诊。

    虽说苏泽臣很快就确定苏云朵的确是怀孕了,而且已经有两个月了,算下来再过七八个月自己就要当舅舅了,可是对上陆瑾康那张脸,苏泽臣心里就觉得很有些不爽。

    自家姐姐这都快两个月的身孕了,姐夫居然毫无察觉,这夫君是怎么当了?!

    于是明明已经确诊,苏泽臣却诊了左手诊右手,就是不给一句确实的诊断。

    这下子不但陆瑾康更急了,其他人也急了,连心里已经有了猜测的陆老太太、苏洁婷和宁氏也有些不确定了。

    看着苏泽臣绷着的小脸一脸的严肃,连确定自己只是怀孕了的苏云朵也不由疑惑起来,难不成自己想岔了?

    苏云朵微蹙起眉默默盯着垂眸在自己手腕上忙碌的苏泽臣,到底还是让她看出了端倪。

    除了开始的时候苏泽臣的确是十分认真地替自己诊脉,只是此刻的苏泽臣哪里是在诊脉,压根就是在自己的手腕上鬼画符嘛!

    苏云朵眼珠一转,心里就猜到了为什么,苏泽臣这是生了陆瑾康的气,觉得陆瑾康就该早早发现她这是怀孕了,而不应该如此惊惶失措,苏泽臣这幼稚的行为让苏云朵又好笑又好气。

    连她自己都疏忽了,陆瑾康又不懂医,他哪里能知道半个月前的所谓癸水是受精卵着床后的反应而并非真癸水?

    苏云朵倒也没想过责备苏泽臣这个时候闹别扭,心里反而还涌起丝丝的暖和甜,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没白疼,他这样做总归还是心疼她这个姐姐。

    不过此刻还真不是让苏泽臣闹别扭的时候,这屋里屋外都是关切的目光,她怀孕可是件大喜事,怎么也不能再让人家继续忧心忡忡。

    苏云朵轻轻咳了一声提醒苏泽臣别玩过火了,苏泽臣不由一窘,就知道骗不过苏云朵,赶紧收了手,只是他还没说什么,陆瑾康却已经弯下腰来关切地询问苏云朵可还有哪里不舒坦。

    苏云朵赶紧给了陆瑾康一个微笑,尔后瞪了已经从软榻边站起身来的苏泽臣一眼,这一眼充满了警告。

    苏泽臣有些不爽地回瞪了苏云朵一眼,接着又赶紧给了苏云朵一个讨好的笑容。

    看来这小子已经明白自己玩得有些过了。

    苏云朵还真没猜错,苏泽臣的确存了让陆瑾康多急急的心思,却忘记了这里屋里屋外还有焦急等候他诊断的祖母爹娘和姑母姑父,他还真不能让长辈们继续跟着担心,于是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高声宣布:“我要当舅舅了!”

    原本已经有了猜测的陆老太太、苏洁婷和宁氏自然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屋里屋外顿时一片喜气洋洋,连最小的苏泽睿也拉着苏泽轩的手欢呼起来。

    倒是陆瑾康脑子似乎有些当机了,愣愣地看着苏云朵,半晌才想明白苏泽臣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俊脸几番变幻之后,单膝跪在软榻前,一把握住苏云朵的手:“我,我真的要当爹了?!”

    陆瑾康这话一出,苏泽臣最先不乐意了:“姐夫是不相信你自己,还是不相信我?!”

    这话说的!

    宁氏恼得瞪了苏泽臣一眼,顺手还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嘴里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姐夫这不是高兴嘛!去去去,赶紧回去吃你的饭!”

    苏云朵有孕,最开心的莫过于宁氏。

    自苏云朵嫁入镇国公府,宁氏这颗心一直都拎得高高的,毕竟苏云朵与陆瑾康这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些,偏偏苏云朵还拖着不生孩子,她是真的很担心苏云朵因此不讨镇国公府长辈的欢心。

    虽说苏云朵嫁入镇国公府之后很快就站稳了脚跟,也早早掌了镇国公府的中馈,身上更是有着一品国公世子夫人的品级,不过在宁氏看来,苏云朵只要没有替陆瑾康生下长子,就不能令人安心。

    苏云朵终于有孕,虽说不知怀的是男是女,可是只要苏云朵开了怀就表示她能生,只要苏云朵能生还怕她生不出儿子吗?

    宁氏替苏云朵拎着的那颗心,终于缓缓地落了下来。

    只是接下来又有其他让宁氏操心的事。

    陆瑾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苏云朵怀孕了自然不能继续侍候陆瑾康,那么要不要提醒一下苏云朵,让她给陆瑾康安排通房呢,这让宁氏很纠结。

    苏诚志身边是十分干净的,无论在乡下还是进了京城,苏诚志身边只有宁氏一个女人,苏诚志也多次向宁氏表示,此生只宁氏人一足已。

    若是在乡下宁氏自然不会想那么多,自从进了京城之后,宁氏发现这京城的男人多的是三妻四妾,至于通房更可以说无处不在,就是苏氏有男人四十无子方可纳一妾的祖训,苏氏族中多数男人身边还是有通房的。

    可是苏云朵刚诊出有喜,作为苏云朵的亲娘,此时此刻宁氏还真开不了这个口,再说宁氏也不希望陆瑾康和苏云朵之间有别的女人。

    再看陆瑾康那张欣喜若狂的脸,看着苏云朵宠溺的目光,宁氏更是说不出令人扫兴的话。

    确定苏云朵终于有喜,陆老太太也是欣喜若狂,不过她是没有宁氏那么多的心思,甚至担心宁氏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赶紧吩咐宁氏请大家回正堂继续用膳。

    宁氏这才收起心里那些有的没的杂乱心思,一边请大家重新回去用膳,一边让厨房那边加菜。

    虽说因为苏云朵耽误了些时间,所幸今日的大菜基本都用小炭炉温着上桌,这会儿还都是热的,只需安排厨房那边再炒些新鲜的蔬菜上来即可。

    陆老太太心里松了口气,见陆瑾康还像个傻子一样握着苏云朵的手不放,不由笑着打趣道:“康哥儿今日只需这样看着朵朵,肚子也就饱了。可是朵朵如今却是双身子最耐不得饿,可不能就这样躺着,得起来用些东西才好呢。”

    陆瑾康这才嘿嘿傻笑着从地上起来,却还是舍不得放开苏云朵的手,他觉得姑祖母说的话真是太对了,只觉得这样看着苏云朵他的一颗心就被汇款单得满满的,还真是丝毫不觉得饿。

    苏云朵被陆瑾康的傻气给逗乐了,也被陆老太太打趣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嗔了陆瑾康一眼道:“夫君还是赶紧去用些膳,咱们今日早些家去,也好让祖父祖母高兴高兴。”

    陆瑾康这才想起自己只顾着开心,还没着人往府里送信呢。

    陆老太太嗔了陆瑾康一眼:“等你想起来可不是晚了!这会儿你祖父祖母只怕已经得了消息。你赶紧地去用膳,待会你们早些回去,要是晚了只怕你祖父祖母要亲自上门来要人了!”

    正好这时宁氏带着丫环给苏云朵送来临时为苏云朵特别烹制的孕妇餐,陆瑾康小心翼翼地扶着苏云朵坐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令苏云朵觉得自己快成了纸糊的人了。

    事实上离了那盘鱼吐了一顿之后,除了肚子空落落的有些难受之外,苏云朵还真觉得没有什么,只是也被自己怀孕的消息给惊着了,又不忍心让长辈们担心,这才一直在软榻上躺着,可这会要她坐在软榻上用膳,却着实觉得别扭。

    见苏云朵除了脸色比先前略白了些,陆老太太也就任陆瑾康扶着苏云朵从软榻上下来,坐在桌边用膳,宁氏倒也劝苏云朵几句,最终还是闭上了嘴,苏云朵的身子如何,总归还是苏云朵自己说了算,苏云朵那么聪慧的人,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子和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陆瑾康扶着苏云朵在桌边坐下,看着苏云朵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这才依依不舍地去正堂用膳。

    宁氏让厨房做的孕妇餐,看着清淡味道却极好,苏云朵只用了几口就觉得胃口大开。

    想起陆老太太和宁氏也都还饿着肚子,苏云朵赶紧催促她们也去正堂用膳。

    “母亲,你快去用膳吧,这里我看着。”宁氏经过深思熟虑,最终还是决定要与苏云朵说些什么,只是有些话不太方便在陆太太面前说,正好苏云朵开了个头,于是赶紧吩咐屋里侍候的人扶着陆老太太去用膳。

    苏云朵自然看出宁氏是有话与自己说,大概也能猜到宁氏想说的是什么,在心里叹了口气,总是没说什么,只在对上陆老太太关切的目光时微微笑了笑。

    不管宁氏说什么,总归出发点还是为了自己好,再说了宁氏说归说,做或不做的还不在于她自己?

    只不过这次宁氏说的话,倒是让苏云朵有些出乎意料。

    宁氏接下来说的一番话,虽说那个意思还在,到底还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推己及人也知道没有女人的真的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夫君的,故而并没有让苏云朵给陆瑾康安排通房的意思,只是教了苏云朵一些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叮嘱苏云朵平日里不要太要强,多顺着些陆瑾康。

    苏云朵默默地看着宁氏,她本以为宁氏会直接让自己给陆瑾康安排通房,没想到只是让她平日里温柔些。

    虽然苏云朵并不赞同宁氏那种以男人为天的理念,却也知道这里并非男女平等的世界,而是妥妥的男权世界,顺着些男人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可若是陆瑾康有了外心,苏云朵也绝对不会听之任之,总归她要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过为了让宁氏安心,苏云朵还是顺着宁氏的意思道:“娘放心,我都听夫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