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20.加特勒的决意
    “这这是一张地图。”

    在孤岛监狱的最深处,梅林和克里贵族勇罗格隔着一块特殊材质的玻璃,梅林手里捏着亚克西法印,不断的引导着克里人的精神,让他说出那些符号代表的意义。

    但克里人的精神异常强大,以梅林目前释放出的亚克西法印的力度,都驾驭的有些困难。

    “它是那些科研者最初来的地球的地方,那里,那里有留给后来者的信息,里面记载着克里人和地球人的基因交叉后,意外得到的得到的‘答案’。”

    “什么‘答案’?”

    梅林追问道。

    勇罗格双手掐着脑袋,他抵抗着梅林的精神引导,但在那种强制命令的状态下,他还是面色痛苦,结结巴巴的说:

    “关于起源。群星生命的起源。”

    “详细说一说。”

    梅林将魔力注入手中的亚克西之印,勇罗格的精神被牵引的更加剧烈,克里人的意志和躯体的联系似乎比人类更紧密,在精神遭受压迫的同时,勇罗格的身体也变得有些摇摇欲坠。

    但在梅林的强制命令下,他还是断断续续的开口说道:

    “克里人,有个传说。”

    “银河系,乃至其他星系的生命形态,都来源于一个具有神圣力量的种族他们改造了数以亿万计的世界,他们擅长基因科技克里人,斯科鲁人,人类,氪星人,希阿人,星海斯巴达人,永恒族,格鲁特等等,你所认知的,你能想到的所有生物的起源故事里,都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用自己不同的方法改造群星生物,试图寻找完美的生命,没人知道他们是不是成功了,但那些改造在亿万年的时间中都沉淀在了这些生物的基因中传说,这些浩如烟海的基因中,蕴含着通往完美生命的谜题,只要能解开它,就能掌握通往无限未来的秘密!”

    听到这里,梅林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之前听说过的一个词。

    “无限公式”

    而在听完了勇罗格的详细描述之后,那个套在梅林手臂上的能量枷锁,也飞快的消散,这代表着梅林完成了黑暗神书给他的任务,而勇罗格说的这些,也许并不完整,但最少已经符合了黑暗神书认定的,属于“无限公式”背后的秘密。

    “唰”

    亚克西之印在这一刻被解开,勇罗格的痛苦也在这一刻被缓解,他如暴怒的雄狮一样爬起来,试图呵斥,但下一刻,梅林抽出魔杖,将一团光芒洒在了他身上。

    “obliviate !(遗忘咒)”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

    一脸茫然的勇罗格站在自己的囚室中,在他眼前,是面色平静的梅林。

    “咳咳”

    梅林轻咳了一声,唤醒了克里贵族,他表情严肃的,装模作样的对勇罗格说:

    “我可以帮你的绯闻女友申请ib的流亡庇护,但你要清楚,米涅瓦必须表现出愿意遵守地球法律,不破坏世界文明秩序的意向,才有可能通过流亡庇护。”

    “根据我对你那小女友的了解,她可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所以这一段时间,在ib的特派员前来‘面试’之前,你最好劝劝她。”

    “啊,谢谢你。但米涅瓦不是”

    丝毫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的勇罗格这一次是陈恳的感谢梅林。

    “好了,不需要解释,大家都是男人,我能理解。”

    梅林挥起手,打断了勇罗格的解释,他对勇罗格说:

    “你闲暇的时候,最好也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既然克里帝国已经放弃了你,地球便未尝不能成为你的第二个家,前提是,你愿意接受它,并且愿意和过去划清界限。”

    “我不会背叛我的祖国!我不会背叛我家族的荣耀!”

    勇罗格咬着牙说了一句。

    “随便你。”

    梅林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他说:

    “总之,记住,你欠我个人情。”

    “嗯。”

    勇罗格点了点头。

    就在梅林走出几步之后,他又想起了什么,他转过身,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

    那是个类似于金属锥形小酒壶一样的玩意,有黄金一样的金属制作的精美盖子,他将那东西举起,对勇罗格说:

    “前几天我整理东西的时候,意外发现了这个,如果我没记错,这东西原本应该是你的是我从你身上找到的,这东西是什么?一种酒吗?”

    “那是决胜酒。”

    勇罗格看了梅林手中的酒壶一眼,他说:

    “克里帝事贵族的标配,相当于你们的兴奋剂,但它是有剧毒的,喝下去之后会燃烧你的生命,激发你所有的潜力,让你失去痛觉,强化你的力量与勇气,让你可以和敌人同归于尽,或者以一个勇士的身份战死沙场。”

    “哦,原来如此。”

    梅林将决胜酒收好,他说:

    “怪不得当时你被我打败的时候,想要喝下这东西来着。”

    “你应该庆幸我没喝。”

    勇罗格语气萧索的说:

    “如果我当时喝了,那你和你的同伴们就死定了。”

    “‘如果’这东西,是最没意义的。不要沉浸于过去,未来没准更糟。”

    梅林伸手摁下墙边的按钮,那特制玻璃前方的金属板缓缓合拢,他回头看着勇罗格,他说:

    “总之,好好休息吧,勇,考虑到你在这个世界挺孤独的,也没有朋友,所以,过一段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

    “最好别来,看到你我就烦。”

    在金属板即将合拢的那一刻,勇罗格突然问道:

    “卡罗尔,最近还好吗?”

    “我不知道。”

    梅林坦然的回答了一句,下一刻,金属板彻底合拢。

    “无限公式啊。”

    梅林有些头疼的揉着自己的额角,他一边思考着刚刚从勇罗格那里得到的消息,一边向监狱之外走去,在路过一个牢房的时候,一声剧烈的砸击声,突然在他身边响起。

    梅林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如鬼一样,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趴在囚室边,用一种择人而噬的目光狠狠的盯着他。

    “哟,这不是水银小姐吗?”

    梅林停下脚步,他看着那被关在囚室中的纯血吸血鬼女士,他说:

    “囚犯生涯,还适应吗?”

    “我要杀了你!”

    如疯子一样的水银咬牙切齿的说:

    “我会杀了你,梅林!狄肯死了都是你的错!”

    “你的男朋友是死在自己的野心和狂妄之下的。”

    梅林面色平静的对囚室另一边的纯血吸血鬼说:

    “他根本没有承受传奇吸血鬼意志降临的可能,他偏偏那么做了,他是自己在找死,他也如愿以偿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管!”

    水银如疯子一样从囚室中伸出爪子,试图抓住梅林,她那姣好的脸上满是疯狂。

    “就是你害死了他!”

    “看!”

    梅林伸出手指,指向水银身边的那些囚笼,他很认真的对水银说:

    “这座监狱里的所有囚犯,几乎都是我亲手送进来的,它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想掐死我,所以,小妹妹先去排队吧。”

    说完,梅林整了整衣领,很有礼貌的对水银挥手告别,然后在吸血鬼的尖锐的嘶鸣中,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向监狱的出口。

    方尖碑引发的事件到此便可以告一段落,梅林今天晚上还要去布鲁克林看看,如果幸运的话,他还能在扎尔文和嘉莹的新家里,蹭到一顿饭。

    嗯,还有小黛茜。

    艾尔莎挺喜欢那个孩子,所以今晚去吃饭,没准可以把血石小姐叫上。再带上小马特,那个家伙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小艾娃一个朋友,他的年级和黛茜正好相仿,而且还都在圣艾格尼丝孤儿院待过,他们应该能成为很要好的朋友。

    另一边,在神盾局欧洲分部的基地中,忙了一天的约翰加特勒刚刚坐在椅子上,刚刚打开电脑,就收到了一封对他来说如晴天霹雳的邮件。

    邮件里附带着一些图片,以及几句简短的留言。

    “‘门徒’失踪,目前基本可以确认死亡。”

    “纽约分支群龙无首,‘酋长’被吓破了胆,他已经不再回应召唤。做好准备,红骷髅派系剩余力量即将被接纳。”

    “‘死亡战士计划’资料基本保存完整,继续推进研究不会受到干扰,请勿担心。”

    加特勒用颤抖的手,点开了那邮件里的图片。那里面是曾经的丹尼尔大厦,也就是‘门徒’怀特霍尔的大本营,但现在里面那些很先进的实验室,现在就像是遭遇了可怕的火灾一样,里面的一切实验设备都被毁了。

    “砰”

    盛怒之下,加特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的水杯和笔筒掉落在地面,那些签字笔摔得到处都是。

    办公室之外的助理听到声音,急忙推开门,结果就看到了自己大佬正蹲在地上,捡起那些掉落的办公用品。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助理特工的错觉,他总感觉自家老大这一刻的背影挺萧索的。

    “没什么事,别担心。”

    加特勒抬起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推门进来的助理说:

    “去忙你的吧。”

    助理特工听话的推了出去,加特勒站起身,他手中的笔已经在愤怒中被捏成了两段。

    尽管在巫师们的帮助下,他的身体情况已经好转了很多,但要彻底祛除体内的最后一丝顽疾,依靠魔法是很难做到的,他依然寄希望于已经进行了十多年的死亡战士计划。

    那个计划所附带的生物强化,能重塑他破损的躯体,在过去十年里,几乎是他完全康复的唯一希望。

    但现在,那希望

    没了。

    尽管九头蛇的上级传来的消息里,告诉他这个计划不会受到干扰,但加特勒作为一个人老成精的家伙,他怎么可能相信这种无稽的话?

    那个计划一直在怀特霍尔麾下的研究者们在推进,现在那个实验室被毁了,那些研究者消失了,他用来救命的计划,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加特勒扭过头,在办公室的镜子里,倒映出的是一张不再年轻的脸。

    他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继续等待?

    没了他已经老了,而且从事的还是特工这样一份充满了危机的工作,也许再过几年,他就该入土了。

    “呋”

    加特勒点燃了一根雪茄,他将头靠在椅子上,有些茫然的看着头顶的灯光,片刻之后,他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属于梅林的电话号码,他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在这一刻,约翰加特勒,他真的是感觉到了命运的无情讥讽,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在命运的另一侧,已经有人替他做出了决定。

    “梅林啊梅林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被你逼到绝路了。”

    “但也许,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下一刻,通话键按下,几秒钟之后,电话接通,加特勒将手中的雪茄狠狠的在烟灰缸里按灭,他对梅林说:

    “梅林小子,关于你上次提的那个巫师的强化试验”

    “我”

    “下定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