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交手 > 第二百零九章 彻底调查
    “砰砰!”

    北村一见彭太守竟敢还击,勃然大怒,朝彭太守连开两枪,其中一枪正中眉心。

    “啪!”

    永井武夫看到彭太守中枪,还是眉心中枪,走到北村一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看到彭太守死得不能再死了,永井武夫气得吐血,怒吼道:“为什么要杀死他们?”

    如果北村一不是日本人的是话,他会怀疑,北村一想杀人灭口。

    北村一指着彭太守,振振有词地说道:“他敢对你开枪,就得死!”

    “八嘎!”

    “啪啪。”

    永井武夫再次给了北村一两巴掌,如果可以,他真想拿北村一的命,换回彭太守的命。

    彭太守和魏雨田死在这里,看似解决了两个卧底,可他们掌握的双棠别动队呢?如果找不到双棠别动队,击毙彭太守和魏雨田又有什么用呢?

    刘希仲看到彭太守和魏雨田死在自己面前,吓得脸色惨白,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真是抗日分子。

    想想都可怕,抗日分子竟然潜伏到了特务队,自己以后的安全,能有保障吗?

    幸好北村一的反击很快,对方还没动手,就将他们击毙了。

    他后背发凉,多亏及时击毙了两人,否则地上又会多一具尸体。

    “嗨!”

    北村一已经意识到,自己确实犯了错,击毙彭太守和魏雨田,虽然解决了两个敌人,但那支真正的双棠别动队呢?他们是否还有其他同伙?这些都一无所知啊。

    永井武夫气道:“你太不慎重了,魏雨田刚才并没有要射击我的意思。如果将之制服,再慢慢审问,一切都将浮出水面。”

    北村一朝永井武夫重重的鞠了一躬,诚挚地说:“对不起,刚才只想着阁下的安全,没考虑其他。”

    永井武夫指着地上的两人,冷笑道:“彻底调查这两个人!让张晓儒和上杉英勇参加,把真正的双棠别动队找出来,把他们一个个砍死在面前!”

    很快,张晓儒和上杉英勇,都接到通知,赶紧到了这里。

    当然,除了北村一外,永井武夫和刘希仲已经离开。

    永井武夫不希望刘希仲露面,调查双棠别动队,刘希仲或许还能发挥作用。

    望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张晓儒和上杉英勇面面相觑。

    上杉英勇吃惊地问:“北村君,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晚上之前,他还将他们当成同事呢?

    北村一冷冷地说:“永井队长有令,彻底调查这两个人。”

    张晓儒虽感觉情况不妙,但脸上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一脸疑惑地问:“北村君,请问他们是怎么死的?”

    北村一冷冷地说:“两人图谋不轨,意欲行刺我和永井队长。现已查明,他们并非真心投靠,是趁机打入我们内部的重庆分子!”

    张晓儒一脸震惊:“重庆分子?”

    他真正震惊的,是北村一如何知道的,或者说,永井武夫是如何知道的?

    此事,查明真相的,一定是永井武夫,让北村一留下,永井武夫只是想退居幕后罢了。

    除了知道彭太守和魏雨田的身份外,他们是否还知道陈国录的身份呢?从北村一的表情来看,他们还不知道陈国录的身份,更不知道陈景文和二班的背景。

    北村一说:“已经查明,彭太守之前递交的双棠别动队名单系伪造,真正的双棠别动队,已经隐藏起来。这次县城二十七军的被俘军官被救走,很有可能就是双棠别动队所为。”

    张晓儒喃喃地说:“伪造?这么说,我们杀错了人?蒋洪泉也不是双棠别动队的人?”

    上杉英勇问:“北村君,有证据吗?”

    北村一反唇相讥地说:“这还需要证据吗?”

    张晓儒不怕把水搅浑,马上说:“如果我们被人误导呢?或者,是真正的重庆分子,让我们以为彭太守和魏雨田是重庆分子。”

    北村一摇了摇头:“不可能,魏雨田气急败坏,自己跳出来的。”

    上杉英勇问:“北村君,能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北村一说:“我们发现了一个原来三塘镇自卫团一队的队员,他本在所谓的双棠别动队名单上。可经过我们调查,那人根本不是抗日分子,魏雨田一见到他就露了馅。”

    张晓儒说:“中队吃空饷的情况很严重,或许是蒋洪泉为了多向上面要经费,故意多报一些名字。”

    他所说的并非空穴来风,蒋洪泉作为“双棠别动队的队长”,为了多要经费,编造队员名单,完全有可能。

    北村一回忆着当时的情况,还真有这个可能。

    但当着张晓儒的面,他怎么会承认呢?

    北村一坚定地说:“这不可能。”

    上杉英勇问:“魏雨田有没有亲口承认?”

    北村一不满地说:“他把枪口对准了我,还用亲口承认吗?”

    张晓儒问:“双棠别动队还在三塘镇吗?”

    北村一缓缓地说:“这需要我们调查清楚,估计双棠别动队还在三塘镇。我们要把他们找出来,一个个砍掉脑袋,让别人知道,与皇军作对没有好下场!”

    上杉英勇仔细看着彭太守和魏雨田的尸体,突然说:“北村君,他们死在你的枪下?”

    北村一得意地说:“不错。”

    上杉英勇叹息道:“为何要当场击毙呢?哪怕留一个活口也好啊。”

    北村一平静地说:“魏雨田当时拿着枪,枪口已经指向我,彭太守更是提前开枪,如果不是我果断开枪,现在倒在这里的,或许就是我了。”

    刚才的情况,完全是他作为一名军人的下意识行为。

    作为军人,他是优秀的,但作为一名情报人员,则有些失职。

    张晓儒问:“北村君,彭太守的太太刘子珍,在镇公所当秘书,她会不会是彭太守的下线?”

    北村一摇了摇头:“刘子珍?不可能,一个女流之辈,怎么可能是特务呢?”

    他没想到,张晓儒竟然把目光放到了刘子珍身上。

    刘子珍是永井武夫的秘密情报员,自然不能让张晓儒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