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菁华天君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扑朔迷离
    黄诗笙想到了尹霞,立刻就不太高兴了,她乖乖得摇摇头,当先一步走进了大门。

    秦澄明暗中深叹一口气,自己这嘴啊,又惹诗笙不开心了。

    跟着黄诗笙走进卧房,秦澄明没有让她立刻就修行,而是跟她面对面坐着。

    秦澄明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说道:“诗笙,我过几天就要去本初秘境了,为了得到那到先天土灵,我要做的还有很多,虽然我很舍不得跟你分开,但这是步入金丹期所必须要做的,好在,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是非常近的,到时候你就在宅邸内,一边好好修行,一边等着我的出现,我会尽快出来与你相见,不会让你等太久。”

    黄诗笙是和秦澄明一起听木冢尊者说过这件事的,所以她对这件事情早有准备,她此时点点头,说道:“夫君,你放心过去就是,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先天火灵和先天金灵的消息,我担心以后夫君为了火灵和金灵,还是免不了要出宗找寻,到时候才是真的危险。”

    秦澄明笑了一下,他轻轻捏了黄诗笙的鼻尖一下,说道:“应该没事,师尊说了,先天火灵和先天金灵由他想办法,他既然说了这句话,那就是不离十,你这丫头可不要为我操心太多,我会心疼的。”

    黄诗笙听秦澄明说到最后,又有些不正经了,她就皱着小鼻子说道:“夫君,我要修行了,夫君你都结丹后期了,可我还是结丹初期,我这些天要好好努力,不然跟夫君差得越来越远,会拖累夫君的。”

    秦澄明听了这句话,心里都暖暖的,诗笙不管做什么,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所以秦澄明便向着黄诗笙体内,输入一道生命灵力,而后说道:“那你好好修行吧,这一道生命灵力,可以让你一天一夜都没有疲惫感,我出去看看,毕竟初支的事情,我也要多花心思考虑一下。”

    黄诗笙笑着答应,秦澄明也就离开了这间卧室。

    走下楼梯,秦澄明发现张广已经在厅堂中等着自己了,看来张广是顺着他的脚步追来的。

    秦澄明刚刚露面,张广就跑上前来,张广低声说道:“主人,我打听到了一些消息,不过这事情牵扯太大,我确定不下来。”

    听到张广这样的表述,秦澄明却是不太在意,他笑着说道:“确定不下来也无妨,我就当成个笑话听听也不错,张广你说说吧。”

    张广沉默了一小会,似乎是在理顺思路,然后他开口说道:“主人,这事情比较复杂,还要从李卜说起。”

    秦澄明听了之后,立刻一抬手示意张广继续,因为对他来说,不管是李卜还是紫阿泰,这些人的消息重要性都差不多,秦澄明并不介意是谁的消息。

    得到了秦澄明的示意,张广开始述说他打听到的消息:“主人,打听李卜的消息,是主人三个月前交代我做的事情,这个事情我哪怕是身在炼兽城,都没有放下,而今天,我确定下来一个重要的消息,就是李卜在两个月前,突然闭关了,可李卜的闭关却不是为了冲击金丹期,而是提前收购了很多很多的灵药,他这两个月,一直都在做一种奇怪的训练。”

    秦澄明听到这里,觉得这李卜闭关的时间,跟夏初薇被禁足的时间正好吻合,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不过张广还没说完,这事不好过度推论,所以秦澄明说道:“他做的是什么训练,而你又是怎么确定,李卜不是为了冲击金丹期呢?”

    张广听到了秦澄明的问题,他挠挠头,说道:“主人,李卜到底是不是在冲击金丹期这事,我并不确定,但是他做的什么训练,我却很清楚,他在做跟魔气有关的一种训练,这魔气训练乍一听不好理解,不过我这么说,主人就明白了:像是衍魔宗那些会隐身的修士,他们的能力是得自隐身貂的天赋能力,而想要进行能力转化,就需要修士提前两个月去多多适应隐身貂的血脉,这样才能避免较大的失败率。”

    秦澄明点点头,这点道理他当然明白,所以秦澄明说道:“这个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李卜因为在做魔气训练,所以才反向推论,他不是在突破金丹期,对吗?”

    “对,主人,就是这个意思,而李卜做那种训练是为了什么?肯定是为了吸收一个真正的‘魔’的天赋能力才会那样做……主人,以上所说是我的猜测,可我认为,这个猜测有八成可能会变成现实,主人,你还记得那个被采人植吸成人干的曹家弟子么,我专门去调查了一下,那个倒霉鬼叫做曹仁,是曹家根正苗红的嫡系,可他的死却很有蹊跷啊,主人你说谁变成采人植不好,偏偏就这个曹家嫡子变成了采人植,我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专门花了很多血灵石找人打听,然后我发现,这个曹仁,根本就是被衍魔宗派去炼兽宗送死的!”张广此时说到了兴头上,他用一种笃定的语气说出这些话,弄得秦澄明都有些要相信了……

    不过这曹仁是怎么死的,秦澄明最明白,所以秦澄明可不相信张广的说法,秦澄明便说道:“这曹仁的事情,八成是个巧合,那衍魔宗曹家,也只是借题发挥罢了,应该没什么阴谋。”

    听到秦澄明的否定,张广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他赶紧反驳道:“主人,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曹仁的事情,我可以非常确定,绝对是曹家搞的鬼,主人你听我说,那曹仁随着曹家刚来衍魔宗的时候,确实是带着曹家少主的威风,可是这样的情况只是坚持了几个月而已,在曹家跟李卜接触过之后,曹家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彻底放弃了曹仁,他们竟然把李卜这个外人当成嫡系来培养,而李卜的浮风笛,好像也是在曹家的帮助下,才拿到手的,那曹仁失了少主的资源,自然是怀恨在心,所以曹仁就伪造出一个消息,说李卜其实和紫薇圣地的张观星,是亲兄弟俩,李卜是紫薇圣地的探子,没安好心。这话一出,彻底惹怒了曹家老祖曹长泸,曹长泸不光把曹仁的身份剥夺了,就连曹仁他爹曹肇,也被牵连得掉下了家主的宝座,而两个月前,曹仁更是被派到炼兽宗送死,为的就是跟炼兽宗翻脸。”

    秦澄明听到这里,却不由得不信了,他又想到那天在溶洞内看到曹仁孤零零的,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

    秦澄明不禁猜测道:难道我当时就算是不出手,那曹仁也是来送死的?

    曹仁已经死了,真相也就模糊了,秦澄明现在也不确定到底真正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了,只好对着张广说道:“张广,还有没有别的猜测了?”

    张广见秦澄明的表情像是赞同的意思,他立刻趁热打铁道:“主人,我还发现了,前几天传出袁家两位破妄期修士身受不同程度的伤势,这事应该是假的,因为今天我卖捅天汤的时候,袁家三个公子哥竟然跑来买了三碗,而且还跑去豆蔻楼里呆了一下午才出来,要真是袁家老祖出了事,那袁家的公子哥们,还有心思集体逛青楼?所以主人,他们衍魔宗内部,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袁曹两家的矛盾,都是在演戏!”

    听到最后这一句,秦澄明一下子打了个寒战,自己在袁曹两家中搞得小动作,自认为的一个天衣无缝的计策,可结果,那只是曹家和袁家在演戏?

    秦澄明想到这里,只觉得浑身发寒,要真是这样的实情,那自己的那些小动作,会不会被曹家清清楚楚得看在了眼里?

    不过真相也不一定是这样的……

    秦澄明此时自言自语得说道:“也不对啊,袁家和曹家这么干是为了什么呢?尤其是袁家,他们跟炼兽宗世代结好,怎么会唱着苦肉计,来覆灭炼兽宗呢,这事情说不过去……说不过去啊。”

    张广此时把头伸过来,说道:“主人,刚才我说的李卜,他可是在做魔气训练啊,而他要融合真正‘魔’之天赋能力,就要用到炼兽宗的能力转化,若是让炼兽宗去操作,哪比得上他们袁家自己动手安心啊,而且这件事情,不光牵扯到衍魔宗的阴谋,还有吞噬魔宗,主人可不要忘了,吞噬魔宗在月圆之夜,派出了三位破妄期修士,试图帮助衍魔宗的人击杀寂月蛟……”

    秦澄明听到张广的推论,发现自己之前杀曹仁,好像真是多余的举动,曹仁确实如同张广所说,是衍魔宗的弃子,必死无疑。

    如此一来,秦澄明再顺着张广的话,想到吞噬魔宗,秦澄明立刻想到了两个月前,紫阿泰向夏初薇提亲的事情,这事发生的时机,正是曹仁被派到衍魔宗的档口,这,绝不是巧合……

    越想得深,秦澄明越是觉得这一连串的事情,像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罩向这黑雾迷蒙的本初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