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校花保镖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胁迫
    不过可惜的是,这对姐弟是来暗杀肖南的。

    要不是的话,肖南肯定十分乐意和这样的活宝交朋友。

    此时在张局的办公室里面。

    张局手上捧着一大叠的资料,看的正入神的时候云氏姐妹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办公桌前。

    警惕的张局立即从办公桌下掏出了手枪,两姐弟却是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张局。

    “你们是什么人?!”

    “张云海,现任南林市警厅正座,是肖南将你扶上来的吧?”

    云雀笑脸盈盈的看着张局。

    张局听完了她的话后立即脸色就变了,按道理来说这时请不可能被别人知道的。

    要是他们知道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性!想到了什么的张局将手枪放回了抽屉里面。

    “上层派你们来的吗?”

    “当然~”

    “那又找我什么事情?!”张局明知故问的问道。

    这时一旁的云京又要控制不出脾气了,准备拔刀直接威胁张局。

    好在是云雀这个做姐姐的及时的拦住了他,不然杀死张局的话她两也会惹祸上身。

    姐弟两的首要目标是肖南,完全没有必要杀死张局这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物。

    云雀笑道:“当然有事,我听说您的女儿好像跟肖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啊~”

    张局表情动容了一下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听谁说的!但是绝对没有这回事!”

    这下云京再也控制不住脾气了,直接拔刀上前将张局的头摁在了办公桌上面。

    “别跟我们浪费时间!你知不知道你在包庇什么人?!”云京威胁道。

    “云京!别乱来!放下你的刀!”

    云雀慌忙上前捏住了云京的手。

    张局此时背后的冷汗都被吓出来了,特别是听到了这个男子的名字后!

    张局惊讶道:“你们难道是云氏姐弟?!”

    云京不屑道:“哼!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们!那你应该知道我们为达目的会做出什么事情!”

    张局慌忙道:“当然知道!当年你们为了抓住一个叛逃的异能人不惜屠杀了上千人!这事情当时在高层可是轰动一时!”

    张局此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这云氏姐弟可不好惹!别看他们表面没什么!但是其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没想到国家高层那边居然会派出这两姐弟来暗杀肖南!可见国家对肖南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了。

    既然这样子的话,那么张局就更加的不能够让自己的女儿卷入这件事情来了。

    云京好笑道:“既然知道!那就赶快告诉我们肖南现在在哪!”

    张局惊慌道:“我真不知道啊!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和他联系了!”

    “还狡辩是吧?!”

    云京拔出长刀对准张局的手指一刀就砍了下去!

    张局赶忙闭上了眼睛,云雀看见后瞬间拔刀挡下了云京砍下去的刀刃!

    锵!

    两刀相撞的瞬间磨擦出了火星,这时的办公室里面也是弥漫着一股获腥味。

    张局手抖得睁开了眼睛,只见云京得刀恰好停在了自己右手大拇指得正上方!距离还不到一厘米!

    要是云雀出手稍微得满几毫秒的话,估计张局得大拇指就保不住了!这云京真的是和传闻中得一样心狠手辣啊!

    “云京!退下!”

    “姐!”

    “我让你退下!”

    “唉!”

    云京不服气的收起了长刀站到了云雀的后面。

    看见云京收刀后张局方才松了一口气,这人脾气也实在太暴躁了!

    云雀收起刀歉意道:“抱歉,我弟弟性格比较莽撞,还请您见谅!”

    张局赶忙摇了摇头:“没事!还是谢谢你出手啊!”

    张局拍了拍自己胸口,真的事吓死人。

    这时张局办公室的们被推了开来,张泓燕手上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

    “爸!我那边的案子已经结了你们是什么人?!”

    张泓燕立即丢掉手中的文件,下意识的掏枪瞄准了云氏姐弟。

    张局赶忙叫道:“哎呀!泓燕!快放下枪!”

    张泓燕疑惑道:“他们是什么人?”

    张局略微的介绍了一下云氏姐弟的来历和他们的身份,张泓燕听后才慢慢的放下了手枪。

    看着云氏姐弟的架势就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就算是放下了枪张泓燕还是会警惕的盯着他们。

    这时张泓燕发现云京看自己的眼睛都直了!云京从张泓燕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就被她的颜值给吸住了眼睛一样,到现在都不断的盯着张泓燕在看。

    张泓燕对着云京大骂道:“看什么看!国家高层就养这样的色狼吗?!”

    顿时云京就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恼羞成怒的看着张泓燕。

    云雀见这里的气氛比较微妙就瞪了一眼云京,既然张局不知道肖南的下落也没必要再继续呆下去了。

    “张局!希望您知道了肖南的消息后能够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这是我的电话!”

    云雀拔出长刀闪过两下刀影,不到一秒云雀就收回了长刀。

    张局疑惑的看着云雀,再低头一看办公桌上不知道何时被刻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张局吸了一口冷气,这刀的速度要是砍在人的身上的话,恐怕那个人会被瞬间大卸八块!

    留下了电话后云雀拍了拍云京的肩膀先行消失在了办公室里面。

    云京不悦的看了一眼张泓燕道:“哼!你这泼辣脾气!我喜欢!”

    留下话后云京也瞬间消失在了办公室里面。

    张泓燕十分不爽的看着云京原先站的地方,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啊!自以为是!

    “爸!我听他们刚刚好像提到了肖南!这是怎么回事?”

    “唉~这事情你最好别管!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

    张局满头冷汗的坐回了椅子上面,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您怎么能这样说!肖南可是我男朋友!也是您的女婿啊!”

    “你别说胡话了!你们还没结婚呢!而且我现在劝你离肖南远一点!他现在摊上很大的麻烦了!”

    “什么?什么很大的麻烦?”

    张泓燕听见肖南有麻烦后立即紧张了起来。

    虽然张泓燕很着急,但是张局却表现得一脸淡然。

    “都说了你别管了!反正这段时间你别和他联系就对了!”

    “那您先告诉我他到底惹什么麻烦了啊!”

    “我不知道!你别了!回去吧!”

    “爸!你怎么老是这样啊!”

    张泓燕郁闷得再次摔门离开了张局的办公室。

    张泓燕离开后,张局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其实作为父亲的角度,张局不想让张泓燕接触肖南是为了她好。

    虽然张局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他的做法却没有考虑过自己女儿的感受。

    张泓燕离办公室之后直接驾车消失在了警局门口。

    此时在某栋高楼上面,云氏姐妹正在暗处观察着张泓燕的一举一动。

    云京看着张泓燕的背影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是个人都知道这货肯定是迷上了张泓燕的颜值和身材。

    云雀一下子就发现了云京的不对,立马好笑的拍了一下云京的肩旁。

    “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

    云京慌忙狡辩起来,不过他这个做弟弟想什么他姐姐还看不出来吗?

    云雀好笑道:“别想了!她可是肖南的女朋友之一啊!”

    一听到这云京立马就不爽了:“切!真的是白瞎一朵鲜花了!等我杀死了肖南后立马就将她收入囊中!”

    “啧啧啧,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也不看看你自己这臭脾气!除了我这个做姐姐谁还能受得了你啊?”

    “喂!姐!我还是不是你亲弟了?你就不能稍微的说些好听的吗?”

    “是是是,我弟弟最好了!好吧!哈哈哈!”

    “你笑的也太假了吧!算了!不管你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云雀手扶着下巴思考了起来,眼下没有肖南的消息也不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云雀一拍云京的肩膀道:“走吧!去酒吧喝几杯!”

    “我不!这时候喝酒?!”

    “走嘛!婆婆妈妈的!都不像个男人!谁喜欢你啊!”

    “额!走就走!”

    就这样云氏姐弟暂时绝对暗中观察情况。

    到时候等到肖南出现了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所以到时候肖南估计会有很大的麻烦。

    此时张泓燕驾车来到了海边。

    坐在车里拨通了肖南的电话号码,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忙音。

    “死渣男!老是不接电话!我怎么喜欢你这种惹事精啊!”

    张泓燕气的将手机扔在了副驾驶上面,双手捶打了两下方向盘。

    过了一会张泓燕消气后再次拿起了手机,拿开了肖南的电话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

    内容:“回来后打电话给我!你似乎有麻烦了!还有我想你了”

    信息发送完了之后张泓燕心情复杂的看着手机屏幕,为了不让自己这么焦躁,她走下车吹吹海风让自己冷静一下。

    她很讨厌肖南这种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会的样子,但是她对肖南的爱又是真实的,所以这就让她感觉到了很矛盾。

    每次一想到这里她都会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爱肖南,为什么自己会爱一个平时连自己电话都不接的男人。

    吹着海风她深思了起来。

    一个星期后,晚上。

    清水湖底传来了肖南的吼叫声。

    “啊啊啊!为什么不行!淦!”

    “公子你不要着急,再试试吧!”

    在湖底下肖南无力的躺了下来。

    和黑龙所说的一样,肖南进入了那个所谓的虚弱期,这个星期里无论怎么修炼都无法让自己得到提升。

    就好像身体里面的肌肉细胞被限制了一样,每当修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无法在继续提升了!

    一旁的小黑努力的安慰着肖南,这个一个星期里面她也发现了肖南的不对劲。

    “唉~看来真的要等到虚弱期结束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小子!你自己做的决定!你不会后悔了吧?”

    “唉~”

    肖南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了一眼身旁好好的小黑,立即感觉到释然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