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城女律师 > 第505章 开会
    黄一鸣还记得第一天报到时,局里的很多同事都被张恒国派出去了,说什么年度大检查,分明是给他一个下马威。

    要是他知道张恒国想来嘉禾市,一定不计前嫌,在宁可欣面前多说他几句好话,送走这尊瘟神。

    张恒国还不知道他和好运擦身而过,正低着头思索着对策。

    第二天早上宁可欣做的报告极其成功,可以说,前三个市的局长报告中,她的报告最为精彩。

    报告完就是聚餐,这最后一餐,除了省厅下来和各地来开会的领导,还有嘉禾市政府的几位领导和港口建设局的领导班子。

    黄一鸣一直不习惯这种应酬,还好反腐倡廉后,现在各地公费应酬都按照规矩来,省了许多事。

    只不过再不习惯,省厅的那几个领导也得上前敬杯酒,好在都是熟悉的领导,他们颇为痛快地喝了杯酒,其中一位平时颇有照顾的领导还说了一句官话,“一鸣啊,你现在也算是当家的人了,有了权力以后,诱惑就多了,就更要注重纪律,贪污,万不能沾。”

    “谨记。”

    这也算是展示交情的一种,如果没交情,他们也就碰碰唇,各走各的。

    正说着,嘉禾港口建设局里几位大领导挨桌敬酒,已经敬到了眼前,宁可欣就在那里面。

    做为东道主,在宴席差不多的时候,几位大领导也会组队到每桌走访,意思意思。

    有趣的是,这次过来的领导中,除了宁可欣,黄一鸣竟然有认识两位,说过话的那种认识。

    一位是省厅一个同事温知书的父亲温景焕,在队伍的中段,宁可欣后面陪同敬酒。

    也就是杭州那一回见到温知夏,又想起温知书经常炫耀他有一个聪明又能干的堂姐,还有同事们透露温知书的家人位居高官,黄一鸣才知道温知书和温知夏的关系。

    听说这人事变动,温景焕极有可能调到莆阳市港口建设局任一把手。

    温景焕工作无业绩,只会吃喝玩乐,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哥哥。

    黄一鸣和温知书虽然是同事,但是不同部室,平时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和温景焕更没有什么来往,所以哪怕是知道温景焕有可能成为顶头上司,也就是点个头打个招呼,和其他领导没什么两样。

    张恒国端着分酒杯,一步不拉地跟在温景焕后面。

    倒酒替酒,侍候得无微不至。

    反观黄一鸣,木头桩子一根,极无眼力。

    好在这时有温景焕身旁的一个人引起大家注意。

    这人好喝,前年在全国大赛的庆功宴上,他代领嘉禾市赢得闽越省业务比赛第二名,带队领导那桌,就属他能喝,能喝还会说,小嘴叭叭叭,整场都是他的烟火,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小科长,没想到才两年就混到领导班子了。

    当时那桌大多数人的名字黄一鸣都记不清楚,就这位好记,侯青,别问为什么,因为大家都叫他猴精。

    “哎呦!黄一鸣!你怎么在这儿!!”那人瞪着黄一鸣,揉了揉眼睛。

    “侯……”黄一鸣欲言又止,当时大家都是带队的,他叫侯队长,可那是那时的职位,现在在这里。黄一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了,总不能还叫侯队长吧?

    “还是猴精……”宁可欣在旁边笑着说。

    两年前侯青回来,开口闭口一鸣哥,也就是那时,她才关注起侯青,去年有了一个晋升的机会,她力排众议,给他侯青。

    侯青也知道这事,哪怕是他和宁可欣都是副局,他也以宁可欣马首为瞻。

    黄一鸣赶紧笑着寒暄道:“侯局长,巧了巧了,我现在回白水州了。”

    侯青一听叫局长就不乐意了,冲身旁的一个同事道:“李博茂,就是他!我跟你说的全省大赛上的黄一鸣,他得第一,老哥我只能屈居第二,今年比赛你替哥好好削削他们市!”

    黄一鸣说起来并不比黄一曦差,兄妹俩都得过全省第一,只不过两个人并不是亲兄妹,也不是同行,大家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当然,黄一鸣这个第一还是比不上黄一曦,因为黄一曦是全省880家律师事务所,一万以上律师中脱颖而出,而黄一鸣当时在省厅,全省共9支队伍,年青的骨干并不多。

    最主要的是,当年的比赛也就一篇报道,黄一鸣连张相片都没有,也就不出名了。

    但在港口建设局,名气还是有的,出名的懂业务还有管理能力的年轻领导。

    要说现在人最佩服莫非就是内行领导内行,很多人对黄一鸣刮目相看,而且黄一鸣身上技术气息浓一些。基本没什么官场气息,但是还能看出官员的那种敏锐与架子。

    “哦?”李博茂冲左右大笑道,“久仰大名!可惜小弟我生不逢时,只能酒场上和一鸣哥切磋切磋了!”

    这句话刚好符合现在的气氛,大家听了都跟着笑了起来。

    侯青连忙上前笑道:“对对对,我们今天天时地利,总得找回场子!”

    说完举起酒杯,“来来,一鸣哥,我敬你一杯。”

    黄一鸣哪肯上当呀,这一杯喝下去,等下猴精发动车轮站,他可玩不过他们,赶紧拒绝,“都是领导支持和鼓励,来来来,我们这两个选手和未来的选手一起敬敬上级领导。”

    祸水东引也是一种能力。

    宁可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黄一曦哀求地看着宁可欣一眼,他现在可怕这姑奶奶跟着起哄,让他壮烈牺牲。

    早知道刚才就不过来了。

    宁可欣目光看着黄一鸣,无声地询问他,等下要不要一起去泡温泉?

    黄一鸣知道她这是逼他拿出态度来,只好艰难地点点头。

    看到黄一鸣软化,宁可欣满意地上前,“先敬领导,别误了领导打马回朝时辰,来来来,王厅,酒是粮,祝您越活越年轻……”

    黄一鸣趁着宁可欣上前的时候赶紧退下,他就佩服宁可欣这种只要出声就掌控全局的能力,可惜他做不到这一点。

    中午的宴会注定不会很久,大家也是意思意思喝两杯,虽然有人想多聊多留,但不好自作主张,也就一个多钟头,省厅的人就站起身,大家也跟着出宴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