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303、大愚若智
    万长生是心无旁骛,连林楚妮的工作造型都不多看:“这个造型是很妙了,但佛像我看……应该还是雕工出了问题,等着也没事儿,我帮你把这理理,算是谢谢你请我吃饭。”

    进来那一下就看见,水墨刺青的照片正好都在那几个女生旁边墙上,更主要是万长生看见这种不合理的雕工,手痒,强迫症一样不收拾了不舒服斯基。

    林楚妮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就更讶异了,在自己熟悉的空间里面,居然把手指无所适从的敲击好几下折叠椅,才侧腿在边上坐下,看万长生自顾自的取下那尊半臂大小的乌木佛像来雕琢。

    当然最离奇的就是他居然随手就能从兜里摸出来一把刻刀。

    很显然,几分钟之后,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会发现万长生的这种心无旁骛。

    因为他确实倾注了所有注意力在佛头雕刻上,时不时抬起来的目光,都是在注视那缓缓下沉,如有实质的奶白色烟雾,然后在佛头上做点修改,又看,再修改。

    就是没看旁边的美女,更不用说那几个时髦女生的窃窃私语,跟刺青纹身机的轻微马达声,都影响不到万长生。

    卤肉饭送过来,林楚妮好像被惊醒似的,赶紧过去接了蒙着保鲜膜的大碗,小心翼翼得好像从来没这样对过男生。

    她这样漂亮的女生,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心吧。

    这会儿,居然不敢去打扰万长生。

    倒流香这玩意儿,说穿了很简单,就是制香的时候在檀香料里面加入一些碾磨微粒,加上古人摸索出来的香料圆锥中空造型,燃烧以后的热量就很容易往下排出,再带着那些微粒杂质,比空气重点,就自然而然的往下沉。

    其实就有点像普通气球飘飘然的下落,所以一般倒流香的香炉都要搭配半遮挡无风,这奶白色的流烟就很有仙气了。

    但到了万长生这种见识,自然要引导这仙气更有特点。

    差不多半个小时,他才在不破坏原有造型的基础上,只是把佛像头部的肉髻纹理调整下,加深、拓宽,颇为精细的用篆刻刀锋利的刀口研磨雕刻,还好是表里如一的乌木,最后居然看不出来被改动过,只是那种表面光泽暴露了一点点差异。

    万长生几乎当成在自己的办公室了,快速左右看看没有桌面才反应过来,然后居然伸只手去揭开卤肉饭碗,用指头去抹了点油!

    一直专注看着他所有动作的林楚妮终于笑了,起身伸手ia的一巴掌打掉了万长生的手,从旁边纹身工作台上拿过一盒润肤油:“瞎搞搞什么,用这个。”

    那个一直在埋头专注纹身的平头女生,终于抬头看了眼这边,眼神很是不善。

    如果杜雯看见,一定会露出点诡异的笑容。

    只不过万长生怎么也注意不到那边去,他也是随便找点东西来应急,实在不行自个儿脸上抹点油汗都不介意。

    本来文玩里面所谓的“盘”,就是用体脂油汗慢慢润泽这些玉石木器,今天万长生在寿山石宫殿就注意到那些千年瑰宝有相当一部分,也许就是几十年来少了把玩摩挲的肌肤接触,黯淡无光了很多。

    少了那份沁入心脾的润泽感。

    老荆说现在都是用喷涂来保养了。

    而且这流淌的烟雾也需要润滑。

    细细的抹了点,让整个佛头都油光水滑了,没看人家姑娘拿着润肤油的纤细玉指,兴致勃勃的深吸口气,慎重其事的把佛像给放回去。

    一脸见证奇迹的小兴奋。

    玛德,林楚妮可能觉得这哥们儿是真的有点钢铁直男只专注于自己的爱好了。

    不是装的。

    果然,那白色烟雾原本垂直的流淌下来,现在碰到佛头,再次倾泻开来。

    不过和之前乱七八糟的散漫不同,现在居然在头部那一堆的起伏纹理中被分流,有几股更是顺着肉髻,轻轻的打着旋儿,从佛像肩头轻轻滑落。

    佛像脸前再没有半点遮挡的雾气,全都成了身后烘托的背景。

    有整体大方向的引导,还有局部细节的小特点。

    这就是艺术家脑海里面要随时贯通的整体局部关系,用大关系来吸引注意,用小细节来惊叹回味,这就是大局观。

    万长生满意的搓搓手,还评价:“既然这件倒流香的香炉颇有些韵味,造型也很有想法,那就理应做到尽善尽美,而不是大概差不多就行了,这样才对得起这块料。”

    林楚妮果然聪明:“你这也是在提醒我的纹身?”

    万长生回头笑笑,却立刻被那边的景色赶回头:“做人做事都是这样的,这么好的一块料,光彩亮丽的端在博物院美术馆里,被人天天捧在手里,都是有的,不过砍来劈柴的恐怕更多。”

    林楚妮顿时又要对这个男生的智力程度打感叹号了:“你说话很有玄机啊。”

    万长生摆摆手,不能回头面对面说话真不习惯:“我在寺庙里面长大习惯了……这里不是很方便,我就端到楼下去吃。”

    林楚妮噗嗤:“装什么装,露背装没看过吗,游泳衣没看过吗,露得哪个不比这个多?”

    万长生不为所动:“之前不是说了吗,不同的场合该有不同的穿戴,这该是非礼勿视的时候……”

    随便端了自己打开的那碗卤肉饭下楼去,直接蹲在路边墙角开吃。

    其实这是他这两天傍晚逛胡同,不止一次看见本地人的做派,早就想学学了。

    斗大的青花瓷碗,这么托着下边,很有市井气的边吃边看几步之遥,巷子口外熙熙攘攘的游客,有种别样的错位。

    这就是艺术家的敏感,他们总是在意这些细节,并且在自己的作品里面发掘,引起观众共鸣。

    林楚妮咂摸下这句话,回头看那几位姑娘:“你们说这丫是不是有病?”

    时髦姐妹们竖大拇指:“挺帅的!加油……”

    被上刑的那位就嘶的一声牙紧抽风。

    林楚妮系上纹身师傅的工作围裙,把饭端过去:“这可是高手,真正的美术高手,大一做的雕塑就放我们学校门口立着了,前天一手钢笔画,直接把我们院儿几大美女勾得心痒痒,人家可是我们副院长特别关照提拔的角儿!”

    埋头工作的女生只问:“你呢?”

    林楚妮弯腰拨开口罩亲一口嘻嘻笑:“我有点想拜他为师,这可是最划算的抱大腿,可要么觉得他不太聪明的亚子憨乎乎的,要么又觉得有点高深莫测。”

    俩围观都认为是前者:“傻了吧唧的,哎哟哟,露点背,还慌里慌张的不看,什么年底了,装得跟真的似的。”

    平头女生不屑:“就是装!”

    还是被上刑那位背对着艰难开口:“那……就是大智若愚了?”

    女人啊,都这种时候了,自己在当案板上的肉,还忍不住要参与聊八卦。

    林楚妮哈哈笑一声,转身端了饭碗:“那我再去观察下。”

    上刑的姑娘又嘶了一声牙紧抽风!

    可都这样了,她还拼命参与:“我觉得这姑娘是不是对那男生有好奇心了?好奇心就是沦陷的第一步啊……哎哟啊!”

    她实在是背对着门口这边,没看见万长生的脸,也没看见林楚妮亲同伴的场面。

    但是她都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节点么?

    这才是有点不聪明的亚子!

    她那俩小姐妹都悄悄抓紧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平头姑娘一手纹身枪一手纸巾帮她擦拭血迹,闷不做声。

    万长生好奇的也就是这个:“纹身到底疼不疼呢?”

    端着大碗下来的林楚妮看见万长生这叫花子样儿真忍不住笑,洒脱的直接分腿坐在门脸台阶上,大口大口的刨饭:“得分人,你试试就知道了。”

    万长生敬谢不敏:“算了,想着针扎身上就疼。”

    林楚妮诱惑:“可以上麻药,就没什么感觉了。”

    万长生琢磨原理:“其实就是点阵绘图,用墨点的疏密来保证水墨浓淡?”

    林楚妮开始绕圈子:“想学啊,可以找我拜师。”

    万长生居然说:“对我来说,学这个很简单……”

    正在吃卤蛋的林楚妮一下就被呛住了,艰难得抓心挠肺,根本说不出话来。

    万长生蹲在半米之外莫名其妙的看着女生站起来,丢了青花瓷碗掉地上摔成几大块,暴躁的在原地转圈,一只手使劲扯自己白色t恤领口。

    那张刚刚把口罩拨到下巴上的秀丽脸蛋迅速涨得通红!

    眼神都变了。

    万长生有点吓着,站起身来是想拍拍对方的背。

    结果被林楚妮一下抓住,从身后双臂环抱住他的腰,但可不是什么温柔浪漫,双手握拳相抱,压在肚脐之上的腹部,还使劲的定了下位示意给万长生,然后猛的向自己怀里这么上推!

    哎哟喂,万长生真是没想到后背居然还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但从林楚妮的动作他倒是反应过来,是在教自己!

    是的,当林楚妮转到他身前的时候,已经有点摇摇晃晃了,但还是勉力把万长生的手抓了环抱到自己胸前,落点稍微高了点,她都没法控制了……

    天地良心,万长生包括贾欢欢在内,这是第一次跟女生亲密这么贴身亲密接触到。

    起点也是蛮高的。